“同饮长江水,共享江河鱼”

  “同饮长江水,共享江河鱼”

  

  

在渔政执法队员检查后,记者仍在一渔船上发现了十多条野生鱼

  

  

餐饮船打着野生鱼的招牌

  

  

打着野生鱼招牌的餐饮船和帐篷在嘉陵江畔扎堆

  昨日是今年禁渔期首日,但在嘉陵江和长江,不时可见打江河鱼招牌的餐饮船。江中,偶尔可见渔政执法艇驶过;岸边,冲着江河鱼上餐饮船的食客络绎不绝。上月,渔政和工商出台规定:禁渔期内,餐馆打江河鱼招牌,将按非法经营、贩卖江河鱼查处,最高罚款2万元。目击1》》贴对联卖江河鱼天水渔港位于嘉陵江岸边,其广告显眼地挂在北滨路人行道护栏上。自称负责人的男子名叫余佳(音)。他说:船上卖的有江团和鲶鱼等长江鱼,江团每斤160余元。记者对鱼是不是野生提出质疑,他答:“你放心”。其间,他强调现有1条6斤多的鲶鱼,如确定用餐可预留。前往天水渔港的路上,有一副红底对联,其大意是:同饮长江水,共享江河鱼。在这家渔港上游,另泊有2艘餐饮船,其招牌表明:卖的鱼类属江河鱼。离渔港不远处的下游,也泊有1艘餐饮船,广告牌也很明朗:卖江河鱼。在这些餐饮船之间,停靠着渔政部门的执法艇,其中1艘执法艇上的信息表明:它是市渔政处江北站的执法艇。这段江岸归江北站管辖。目击2》》铺地毯卖“野生鱼”在北滨路君豪大酒店附近的江岸边,泊有3艘餐饮船,都打出卖江河鱼广告,每艘船从连接岸边的石梯开始,铺红色地毯,每条地毯都连接1个帐篷,篷内摆餐桌、板凳和成箱的啤酒。1个小伙很热情地领记者到餐饮船上看“野生鱼”。鱼不是放在渔舱,而是用绳子吊着塑料篮,放在船舷边的水中。提篮,可见很多黄辣丁鱼。记者表露身份,小伙说知道昨日是禁渔期首日,并改口称:先前说的“野生鱼”非江河鱼。石门大桥下的江北石门码头,一家声称卖江河鱼的餐饮船阵仗更大:不仅口头吆喝卖的是江河鱼,且供食客使用的餐巾纸上赫然印着“江河鱼庄”和“正宗江河鱼”字样。招呼记者的是个老人,他坦言:已在桥下附近经营约3年,知道昨日是禁渔期首日,他儿子驾船到上游捕鱼去了。餐饮船发现江河鱼执法队员说“很正常”昨下午2时30分左右,北滨路通往天水渔港的小路上,外地人刘女士刚从餐饮船用完餐,向记者述说:“吃江河鱼被敲竹杠……”记者联系上市渔政处江北站的执法队员。刘向执法队员说:老板声称所有的鱼都是江河鱼。1个执法队员接话:“‘江河鱼’都是从市场购得的非江河鱼。”对此,他解释:若从市场上购来鱼,放江水中养一段时间,也可称为江河鱼。刘似懂非懂离开。检查中,渔港工作人员声称卖的鱼非江河鱼,并开渔舱捞鲶鱼给执法队员看。“人工养殖的。”执法队员作出结论后离开渔舱。然而,记者在舱壁看到一些手指长短的鱼在游动。先前开渔舱的男子神情慌乱,记者请他把这种鱼捞出供执法队员检查。执法队员说:“这是江河里生长的野生鱼,叫沙鳅,民间说法是‘水中伟哥’。”这样的鱼有17条,被现场放生。天水渔港不仅宣称经营江河鱼,渔舱内还存放江河鱼,会受啥处罚?执法队员没正面答复,却说:“很正常,因为渔港可能是禁渔期前误购江河鱼沙鳅。”执法队员口头教育渔港,并要求限期去掉宣传出售江河鱼的对联。除嘉陵江外,长江洋人街附近岸边,也有打江河鱼招牌的餐饮船。市渔政处南岸站的执法队员说:查处这些打江河鱼招牌的餐饮船,需与工商部门联动执法,但联动需市渔政处跟工商部门衔接。他们表示:截至昨中午,检查中未发现餐饮船经营江河鱼。首席记者黄艳春实习生杨雪婷/文记者史宗伟实习生陈敏/摄记者手记》》别让规定打折扣今年是我市实施天然水域禁渔制度的第10年。市渔政处去年的调查表明:当年禁渔期,约两成餐馆出售江河鱼。上月,渔政和工商部门联合推出硬性新规:凡打江河鱼招牌者将按非法经营、贩卖江河鱼查处,罚款上限是2万元。保障野生鱼在禁渔期顺利产卵,是推出硬性新规初衷,好处不言自明。遗憾的是,面对餐饮船大打江河鱼招牌,执法队员却只口头教育,让规定的实施打了折扣。执法过程“很亲民”,这是记者见到的执法过程;执法须多部门联动……这是记者听到的解释。在禁渔期内,渔政执法队员如何落实规定?他们答复“不定期查处”。“不定期查处”能让新规“硬”起来?老百姓心里有杆秤。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同饮长江水,共享江河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