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是俯身自然的姿势

  垂钓是俯身自然的姿势 笔者酷爱钓鱼,坐火车出门钓鱼都是常事。对于近在咫尺的府南河就能钓到鱼绝非不知晓,然而从未在那里抛过竿。晚报锦水《周末》登出这个话题展开讨论简直太好了。府南河水质现在仍有些浑浊,要想这样的水质鱼虾成群繁衍生息是不大可能的。善良的人们用钱买来鱼虾倒入河中,电视上不止一次演过市民在府南河放生的场景。市民让鱼虾重回河流,一是行善放生,二是想鱼虾吃掉水中微生物使水澄清,以此改变水质,真正恢复到府南河以前翻开石头见鱼、捧起河水能饮的时代。你钓起这些鱼,就是揉碎了一颗颗善良的心。但残酷的垂钓者还是于公众舆论不顾,伸出黑手钓走了这些脆弱美好的心!钓鱼是高尚健康的娱乐,不在获得,在于你走出家门,在大自然中寻找到另一种乐趣,以此来休息疲惫的身心。我们钓鱼都是坐火车,一大早发车,约9点下车,翻山越岭急行军半小时,就来到岷江边一个叫滴水岩的地方。这里是挖沙挖出的巨大水坑,宽约几十米,长数百米。三面环山,一面朝岷江。其实这里本没有啥鱼,挖沙船撤走水澄清,优良的水质、环境立刻吸引来垂钓者。钓鱼都是要抛饵的,城里人不惜花钱配出各种美味饵料,抛入滴水岩,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这些饵料养育壮大了滴水岩的鱼儿,于是,好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是在这里垂钓。一次还在那里碰到一个从成都出来散心的医生,见我们在钓鱼,他便凑过来一直陪着我们收竿,其间非常详细地询问了如何购买渔具以及赶车时间。第二个星期他来了,医生就是医生,挂了蚯蚓,他还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仔细地将手指消毒。新手硬是红,钓竿甩下去鱼就拖着浮子跑,起竿拖起来一条鲫鱼。钓到鱼的医生再挂蚯蚓时,哪还用酒精棉球消毒,衣服上擦两下了事。我们笑他不用酒精消毒啦?医生说不消了,搞不赢!为照顾这位手术台上灵巧钓鱼则笨手笨脚的又一爱家,我们两点半收竿了(本该三点收竿乘四点半的火车),钓起劲的医生硬舍不得收,“再钓一竿。再钓一竿。”滴水岩有一家幺店子,给老板说句话你晚上住在这里就行,放心钓,钓到擦黑挂上夜光漂,要是那微弱亮光的漂子突然沉入水下,小心拉,咬着的很可能是要以斤来计的大鲢鱼。听着蛙鸣,看着浮漂,河风退去暑热,工作的忙碌城市的喧嚣都离你而去,你,只有你,在这静静的河边梳理着思绪,整理着心情,只是这一夜,你突然感到得到了放松,得到了振奋,原来解脱如此容易!收竿去到幺店子,柴灶炉膛内的热水随便用,青海椒炒老腊肉,可口泡菜,莲花白汤,饭后看看电视,与农家摆些闲条,上楼躺在有席梦思的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红苕稀饭,一瓶开水,你又下去钓,这一切只需花费20元。钓到下午两、三点钟可以收竿不钓了,一路慢悠悠晃荡荡游到车站,在小卖部买一盒方便面,用店里的开水浸泡慢慢吃下,4点半火车准时到,约摸6点你就准时出现在家里。周而复始一切又要重现,只是经过了野外一夜,你变得心情愉悦,精神振奋。顺便说一句,滴水岩有只乌龟数次被人钓起又数次放入水中。这只乌龟是一个居士婆婆托我们带去放生的,钓鱼人都知道它的来历,也就没人敢据为己有。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垂钓是俯身自然的姿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