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新春携竿江边路亚 巨鳡小鳡齐欢腾

  正月新春携竿江边路亚 巨鳡小鳡齐欢腾

  新年正月初五凌晨4点,首次携杆出钓,出门投身进漆黑的黎明之前一路直到江边,寂静无声安静的让人心静无杂。前几天还刺骨寒冷的天气经过了春节的分隔已经替换成了微弱的春暖,一路步行到江边额头竟微微出汗,温暖总是比寒冷让人感觉放松和惬意。江边乱石滩上的野猫也是鬼哭狼嚎的喊着春天的调子。

  路亚帽灯照着白天都不好走的乱石江滩直奔预设的钓点,这条路从我14年10月底开始至今来来回回的已经走了几百上千回,沿着江水沿路水上水下的情况已经熟悉到每一块石头,虽然这不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但是这一条来回的路上有太多让我深刻的人和事,每次钓鱼出门买烟买水的小商铺,沿路的住户都已经一路互相招呼问好,江边下坡几块菜地二对老农夫妇起早贪黑的辛苦身影。

  江边一个个钓海竿手竿的钓者都是熟悉的朋友,每次回老家个把月都会和他们说一声,回来时都会带着亲切的招呼说着许久不见,一切都是带着感情,人与人之间,这种简单幽淡的温馨也许就是和谐的愉悦吧!一直都很感谢这个城市这片小小的区域,也许某天我离开这里不再回来,但我想我一定会一直怀念这里的一切。

  快步到达预定钓点,这个冬季的水位比以前又低了很多,长江的各种平衡都在失去,水中的资源被各种人为因素严重的破坏着快速的衰竭,枯竭殆尽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但是一路上依旧的污水口照常长流着黑臭的污水,沿岸水中的石头上的青苔已经见不到前几年的翠绿而因附着了浮水中的污染就像黑乎乎的一个个垃圾堆。

  尽管这里的江中心自去年下半年开始有很多头江豚定居于此,尽管这里是中华鲟繁殖期时保护站的大批研究人员日夜不停打捞中华鲟鱼卵的主要水域,但是,那一艘不知道从何处驶来的电鱼船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准点的伴着2冲汽油马达声从下而上到达这长江第一坝的眼皮底下不辞辛苦日以继日的辛勤作业,仔细认真的用手中的电网兜清扫大大小小的鱼类来丰富人民菜篮子和自己的腰包及水域执法者的私囊,风雨无阻的电工们,你们是这片地方这个晚上最辛苦勤劳的人,我给你们用特殊的手势致敬了。

  重点其实已经写完了,上鱼的喜悦还是要顺带分享一下,简要的说一下大概钓况,初五早口遇鳡后因刹车调节过松导致扬杆无力导致跑鱼,初六休,初七早口中一鳡拉到脚边后三钩米诺的其中一钩挂住离我一米距离深一米的水底一团破网最终跑鱼。

  初八初九连休。初十早口终于起一条6-7斤小鳡,紧接第二天天黑之前和好友一起出钓起来一条1.18米,18斤稍不足的大鳡,破了纪录。紧接着早口又起一条11斤和一条9斤,当天晚上8点出钓第一杆又起一条80公分的鳡,所有渔获均没放游4条送于钓友1条自享,上图几张露个人脸鱼身,还请关于放游情节的钓友高抬贵手勿拍板砖!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路亚,转载请注明出处:正月新春携竿江边路亚 巨鳡小鳡齐欢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